首页
头条 航空 点评 观察室
大视野
社会 探索
历史
古代史 军林史 抗日战争 野史秘闻
图库
军图 女兵 兵器 老照片
更新时间:2016-05-23 18:00 来源:网络整理编辑:紫葳侍郎标签:古代史
     某富翁私家雇一司机,富翁暴毙,遗孀下嫁,司机暴富,乃喟然叹曰:“过去是我为老板打工乎?抑老板为我打工乎?”按太史公的意思,当初竟是始皇帝在为高皇帝前驱打天下了。 ...

  某富翁私家雇一司机,富翁暴毙,遗孀下嫁,司机暴富,乃喟然叹曰:“过去是我为老板打工乎?抑老板为我打工乎?”按太史公的意思,当初竟是始皇帝在为高皇帝前驱打天下了。

司马迁论刘邦得天下:“岂非天哉,岂非天哉”

  司马迁喜欢“谈天”,尤其发议论、发感慨的时候,每每道出一个“天”字。举例来说,《秦楚之际月表》的前言里,司马迁对“虞夏之兴”、“汤武之王”和秦汉之一统,以及其间的异同,有一番简括而系统的议论,最后对汉高祖之得天下,下的结语是“岂非天哉,岂非天哉”。这篇前言我想从头到尾读一遍,写出自己的理解。原文不长,但因为意思多而曲折,意思与意思的关联微妙,理解写出来就长了。这里也可以见出太史公的文章之妙。

司马迁论刘邦得天下:“岂非天哉,岂非天哉”

  太史公读秦楚之际,曰:初作难,发于陈渉,虐戾灭秦,自项氏,拨乱诛暴,平定海内,卒践帝祚,成于汉家。五年之间,号令三嬗,自生民以来未始有受命若斯之亟也。

(军事区,最受欢迎的军事战略中文站,喜欢就点击这里收藏本站)
今日最新看点
网友评论
24小时军事热点
焦点图文 猎奇 社会 历史
本月关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