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 航空 点评 观察室
大视野
社会 探索
历史
古代史 军林史 抗日战争 野史秘闻
图库
军图 女兵 兵器 老照片
更新时间:2014-04-28 14:10 来源:新浪军事编辑:admin标签:社会万象
     死者头部被水泥浇筑,藏匿在凶手家中凶手第一次化装提款时的监控截图装尸块的大号旅行箱。这绝对是一起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的案件。凶手残忍分尸并千里抛尸,正当案情扑朔迷离之际,死者隆胸的一块硅胶最终成为破案的关键。在经...

  死者头部被水泥浇筑,藏匿在凶手家中凶手第一次化装提款时的监控截图装尸块的大号旅行箱。这绝对是一起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的案件。凶手残忍分尸并千里抛尸,正当案情扑朔迷离之际,死者隆胸的一块硅胶最终成为破案的关键。在经典的推理小说中,大侦探们说:“每一个细微的结果,都必定有一个特定的原因,那就是真相。”

  发现尸块

  两名渔民打渔至鹿屿岛附近,发现距离岸边不远处漂浮着一个大箱子,一浮一沉。严密的封锁似乎向人们暗示,箱子内藏着重大的秘密。

  在汕头市汕头港湾内,有一座小岛叫鹿屿岛。这座面积只有13万平方米的小岛没有居民,只有海事部门的航标人员长期驻守在这里。鹿屿岛上的老灯塔至今已有130多年历史,是我国目前保存较好的百年灯塔之一。

女模特被杀肢解抛尸 尸检揭真相凶手落网
女模特被杀肢解抛尸 尸检揭真相凶手落网

  今年6月30日,天气晴好。为避免夏天的烈日,渔民们往往清晨出海打渔。上午6点多,朝阳已经斜斜地铺在海面上,波光鳞鳞。两名渔民打渔至鹿屿岛附近,发现距离岸边不远处有漂浮着一个大箱子,一浮一沉。两名渔民揉揉眼睛,确定那是一个大号的行李箱。他们兴奋地驾船过去,打捞旅行箱。箱子外面还被一个铁架子包裹着,铁笼还系上了铁链,防止箱子脱落,铁链上还有两把大锁。这个海滩经常漂浮物漂到这里来,多是遗弃无用的东西。但这个箱子外观比较漂亮,不像是随便丢弃的。严密的封锁似乎向人们暗示,箱子内藏着重大的秘密。渔民兴奋地用锤子敲开铁链上的锁,将箱子从铁架中拖了出来。而此时,离开水面的旅行箱已经发出了明显的恶臭。打开行李箱的那一刻,渔民彻底惊呆了,因为箱子里竟然装着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

  接到报警,汕头警方迅速前往鹿屿岛。“尸块确定为女性,高度腐烂,缺失头部和右腿,现场判断死者已经遇害有一段时间了,连包装尸块的袋子和毛巾都已褪色得非常厉害”,汕头市龙湖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李鹏飞回忆说。这起骇人听闻的碎尸案引起汕头警方的高度重视,“6·30”碎尸案专案组迅速成立。

女模特被杀肢解抛尸 尸检揭真相凶手落网
女模特被杀肢解抛尸 尸检揭真相凶手落网

  案件调查一开始就遇到许多棘手的问题,最先要弄清楚尸块的

  尸检真相

  碎尸案的关键是找到尸源,也就是确定死者的身份。尸源找到了,案件就破获了一半。

  装尸块的行李箱呈灰色、硬塑料质地,有卡通图案。仅一天不到的时间,专案组就确定了箱子来自温州一个箱包厂家。但是由于这个箱子的流向太多,非常普通,希望通过行李箱来寻找尸源的思路显然行不通。于是,尸块本身成为破案的关键。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找到尸源,就要看法医能不能尽自己所能为侦查提供一些线索、缩小查找范围了。

  旅行箱内的尸块蜷曲状,头部和右腿缺失,全身赤裸,高度腐败,一只光脚抵在箱盖上。彭晓,汕头市公安局龙湖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当他真正接触到尸体的皮肤时,才知道不仅仅是视觉,就连触觉也在不断挑战神经。由于一直被海水浸泡,尸体表面已经像肥皂一样滑,戴着乳胶手套的手根本抓不住尸体的胳膊。死者的双手被一根电线捆绑,捆绑的双手又被电线缠绕与左大腿固定。一般来说,尸体在死后一两个小时就出现尸僵硬,尸僵形成后尸体就很难卷曲了。而尸体完全被屈曲塞进一个旅行箱,而且尸体外面还套了两层黑色的塑料袋。也就是说,凶手在尸僵形成之前,就完成了捆绑、包裹、卷曲、装袋的程序。因此,专案组初步推测,凶手在野外,在尸僵形成前的一两个小时内找到这么多物件,完成分尸、捆绑、包裹、装袋等程序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死者的遇害第一现场应该是室内。

  尸体被直接送往解剖室。高度腐败的尸体会散发有毒气体,法医佩戴的防毒面具虽然可以过滤掉大量的有毒气体,但是不能完全阻挡臭味。那种尸体的腐臭还夹杂着酸臭,让靠近的人肠胃迅速翻腾起来。

  解剖台上的这具女性的残缺尸体,皮肤显得格外苍白,没有头和一条腿的躯干孤零零地躺在解剖台上,让人感觉毛骨悚然。尽管尸体腐败很厉害,但是还是能够看出来死者比较年轻,身材很好。死者的左大腿还有一处精致的纹身,脚趾甲涂有鲜红的指甲油。

  在法医尸检过程中,死者的年龄可以直接通过牙齿来判断,经验丰富的法医还会结合耻骨联合面(两侧骨盆的连接处叫耻骨联合)的形态来判断。这样判断的结果会更加准确,误差在一两岁之间。在碎尸案中,死者的身高可以通过多根长骨的尺寸来推断。由于这具女尸无头,所以法医通过耻骨推断该女子年龄约22岁,身高160-165厘米,无生育经历,遇害约一个月时间。

  法医注意到,凶手显然对人体组织不熟悉,分尸的手法很拙劣,下刀处不是关节,而是致密的肌腱部位。尸体的右大腿根部,股骨都被硬生生地砍断了,能把肱骨、股骨这两块人体中最硬的骨骼砍断,凶手肯定费了不少力气。根据尸体缺失部分的皮肤和组织,法医推测割皮肤的肌肉的是一把轻便而锋利的刀具,而剁骨头的刀具应该是很重的那种砍刀。这两种特点无法在一把刀具上具备。死者刚死,凶手就用这两把刀具来分尸。

  法医在尸体上没有找到尸斑。一般尸斑浅淡多见于严重失血或者溺死的尸体上。既然死者不是死于失血性休克,那么因为死后被肢解而大量失血,尸斑也可以是几乎不可见的。专案组推断,凶手杀完人能够迅速完成尸体肢解的动作,说明凶手肢解尸体的工具应该是早已准备好的。

(军事区,最受欢迎的军事战略中文站,喜欢就点击这里收藏本站)
今日最新看点
网友评论
24小时军事热点
焦点图文 猎奇 社会 历史
本月关注排行榜